行走徽州 

2013-10-09    外网信息/新闻资讯/员工天地 


 

        “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。”这是明代名剧《牡丹亭》的作者汤显祖所写的《游黄山白岳不果》一诗中的后两句。于是在“未觉池塘春草梦,阶前梧叶已秋声。”的这个初秋,我带着梦的脚步去探访古徽州。
         徽州是个古称谓,大致范围包括现在的安徽南部和江西北部一带,从唐宋时期开始,其“一府六县”的建制延续了上千年,其中“一府”就是徽州府,“六县”包括今安徽的歙县、黟县、绩溪、休宁、祁门和今江西的婺源,“徽州”这一地名也沿用了八百多年,直到八十年代中期被“黄山市”取而代之,“徽州”这一地名从此在中国版图上悄然消失。
徽州古城人文荟萃,具有浓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底蕴:许国石坊、徽园、曹氏二宅、鱼梁古坝、斗山街、陶行知纪念馆、屯溪老街……夜入古城,虽不能将景点一一看遍,却适合静静地倾听古城的诉说。
         自从踏上那片土地,拂面而来的是淡淡的古思而后碰撞出震撼。
我是一个怀旧的人,白墙青瓦、高低错落的马头墙、精美的雕刻和让人无限遐思的天井,古村落散布着古朴犹存的沧桑感,仿佛走进梦中的故园,回到过往的淳朴岁月。
新安江上听徽戏,观红妆
        新安江画廊在安徽歙县境内,起点在深渡镇。镇上有深渡古桥和深渡渡口,渡口处有一副对联:千年古樟能栖凤,百尺潭水可匿龙。
持票登上客船,船缓缓的开动,新安江两岸的无限风光让人陶醉其中,一叶扁舟浮在江中,岸边白墙黛瓦的农舍,背倚青山,户临绿水,灰白影像倒影在新安江的柔波里,构成一幅美妙的山水国画。阳光暖暖地照在群山之中,江水温柔缱绻,静静流淌。江平水阔,不时有快艇和机动船驶过水面,留下一层层波浪,携着涟漪荡漾离去。起伏的山峦,连绵着锦绣般的秋色。同行都坐在舱内,透过窗户向外看,唯独我去径自站立于船头,任凭风吹乱头发,举起手中的相机将美丽的一瞬定格。
        水一直流向那遥远遥远的地方,远处一层层薄雾如白纱般幽幽浮在满江绿水之上,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,身临其境的行走在李白《清溪行》的诗句里:清溪清我心,水色异诸水。借问新安江,见底何如此。人行明镜中,鸟度屏风里。向晚猩猩啼,空悲远游子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,船行至三潭,畴野开阔,山村横卧。三潭是指以三个江水深潭取名的村庄,分别是瀹潭、漳潭和绵潭,我们走下船,来到有着“山青水秀之乡,平安和谐之村”美誉的绵潭村,这个村历史悠久,文风昌盛,古徽派建筑保存完好,是有名的文化村。当地的百姓一直都流传着“打不完的漳潭鱼,砍不完的九砂柴,看不完的绵潭戏”的谚语,果然下船不远,便看见宽敞的戏园,长凳方桌古戏台,当地村民的一曲黄梅戏《老槐树开口说话》,唱腔惟妙惟肖,形神兼备,把我们带回到久远的岁月。
         曲尽人散,意犹未尽,我们的游船向漳潭村驶去。下得码头,拾级而上,穿过有围墙的圆洞门,走进“红妆馆”,最让我们叹为观止的是号称“天下第一轿”的新娘轿。轿高4.67米,宽2.5米,轿身长2.9米,轿杠长7.3米,自重约一吨,为十六人抬双人大轿,古今罕见。轿身四周有窗,绢画为幕,所有立柱、隔板均精雕细刻,花鸟、龙凤、人物形态各异、栩栩如生,其整体俨然一座豪华宫殿,美轮美奂,充分展示了古徽州人民精湛的木雕技艺。
         往事越千年,新安江内的流水总是在静静的流淌着,带走的是昔日的喧嚣,沉淀下来的却是徽州这片土地厚重的历史。
屯溪老街上品茗追忆时光
        屯溪老街全长1273米,位于屯溪区中心地段,镶嵌在青山绿水之间。北依四季葱茏的华山,南伴终年如蓝的新安江,被誉为流动的“清明上河图”,距今已有数百年历史,是目前中国保存最完整的,具有宋、明、清时代建筑风格的步行商业街。
老街两侧店铺鳞次栉比,马头墙、小青瓦、白粉墙、砖木结构的铺面,精巧玲珑的楼阁、镂刻精美的花纹图案,加上小门、大堂、天井、屋与屋之间的深窄小巷,错落别致,热闹繁华,显示了徽派建筑格局的古朴典雅,别有情趣,和苏州平江路等共同当选为“2009年中国历史文化名街”。
        老街有老字号店铺数十家,其中“同德仁”,是清同治二年开设的中药店,迄今已有一百二十多年历史;最吸引我的则是歙砚产与销的三百砚斋,歙石始于唐代,因石质坚润、纹理缜密、发墨如油、蓄墨不涸称誉与世,歙砚为中国四大名砚之首。欧阳修说:“歙砚出于龙尾溪,其石坚,大抵多发墨……较其优劣,龙尾(即歙)远出端溪上。” 。
        蔡襄偶得一方歙砚后喜吟道:“玉质纯苍理致精。锋芒都尽墨无声,相如闻道还持去,肯要秦人十五城”。
夜色渐浓,华灯初放,老街上熙熙攘攘,徜徉在老街,漫步于石板路上,欣赏着那古色古香的店铺,琳琅满目的商品,还有那赋有书法韵味的古招牌、古题额,仿佛置身于历史的长廊之中,领略到了15世纪中国街市的遗风余韵;而不远处的屏风上赫然印着:天地之美,美在黄山;人生有梦,梦圆徽州!的确,我是带着梦来感悟徽州的古与今的。
        渔梁坝上风光无限
        渔梁坝是新安江上游最古老、规模最大的古代拦河坝,是徽州古代最知名的水利工程,被称为徽州的都江堰。坝可蓄上游之水,缓坝下之流。无论灌溉、行舟、放筏、抗洪,都可兼而利之。
        站在石坝上,举首四望,气象万千,尽收眼底。坝上碧波如镜,鱼翔深潭,小舟拨浪,激起涟漪,恬静安闲。坝下乱石嶙峋,浪峰击石;西岸巍然屹立的紫阳山,林木葱郁;不远处建于明代的紫阳桥,宛若彩虹横卧清波里。

        行走徽州,细细品味,慢慢咀嚼岁月在这里留下的痕迹,别有一份情怀难释。临别之时,回眸四周,徽州大地秋风萧瑟,层林尽染,一番离别愁绪涌上心头,忽忆起徽州女诗人程凤娥的《鹧鸪天•有怀》:“一点愁心指上弹,梅花羞带病中看,相怜早被湖山隔,空对孤灯带影残。情没绪,思无端,更深犹自倚朱栏,长空独有天边月,为我勾留伴晓寒。”引用悲凉词作为徽州之行划上句号。